允许与接受:

被拉出来
面对恐惧
把自己交出去
就是朋友
在思维中失踪
未知的光
成为自然
经历是治疗
挑战失败
生病
走不下去
清空和灵感
造船
小孩的能量
想成为自己
转折与冥想
解药
归属
系统的引诱
接受和放下

一次自然活动: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挑战失败

 

有时我还是很想知道以前的朋友们现在怎么样,现在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但我都无法得到他们的信息。有一天我突然听到一群陌生人的声音,蛮激烈的。好像有人带来外界的信息?会不会是我的心念吸引了他们的到来?也可能是我的某种恐惧或者总在盼望一些事情来发生的心理吸引了他们来。他们带着一种神秘的氛围并给我看了一些视频,说那就是我。我一下子就想:他们是不是带着对那个虚拟形象的期待来这里找我?我又进入了原来的否认自我的状态,并变得像举报视频的当时那么紧张。跟着我那么久的小孩子们见到我的反应就先走开了。

其实这些神秘人想给我的是一个机会。他们讲:根据人类意识的发展,之前很多自然具备的感受能力会慢慢地消失。所以以后只有我们有意识地去培养,这些感受能力才会再有。这并不是退步,因为之前自然具备的那些感受能力是融合身体的,自然自动的,所以强迫性的。它会强迫人去做出反应,强迫人根据感受来行动,去打人等。有意识地培养出来的感受再也不会有这种强迫性,反而有选择性,是因为未来人的身体、感受和思维都是分开发生的。这就是说,未来人的感受会有困难,需要有意识地培养,而我们的反应也不是直接出来的,而是经过了思考的选择。也可以说,之前的感受具有集体性,而以后的更具有自由的独立性。

为了让我更好地了解他们的需求,他们先带我去学了攀岩技术,让我经历一些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自我突破。这种技术类的玩法,我是第一次接触的。然后他们希望我帮他们整理一个解决方案,一个体系。他们说,世界需要我来承担这些责任,来建立一个改变社会的组织,一个以自然内在力量为主的组织。这个领域的确是我感兴趣的。可这不是有矛盾吗?我又想放下目的和控制,又要建立体系来组织大家?把我的经历做成一个人为设计的活动,不如真实的人生更有效果。而且,我又想起来,我当时被利用做影响力,被当成一个被自己恨的形象。我又控制不了这种事情,最后就使得我做不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