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与接受:

被拉出来
面对恐惧
把自己交出去
就是朋友
在思维中失踪
未知的光
成为自然
经历是治疗
挑战失败
生病
走不下去
清空和灵感
造船
小孩的能量
想成为自己
转折与冥想
解药
归属
系统的引诱
接受和放下

一次自然活动: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归属

 

因为我一直在寻找归属,又一直找不到归属,这里的人就给我讲:寻找物质的归属,我就得建房子。当然还需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和亲人,因为他们同样作为我的物质归属。这种个体的归属是无法做选择的。寻找心理的归属,我需要属于自己群体独一无二的文化。这包括自己的生活方式、风格、语言和思维方式。但仅仅消费这些民族灵魂,还是找不到归属的。需要自己参与到创作的过程,才会有满足。寻找精神的归属,我需要回归到最基本的问题,也就是小孩最想知道的事情: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什么在地球上生活。这样的人类共同的归属是通过信仰才能寻找的。可我归属的好像不在这个世界上。

洪水灾难以来,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睡在一个房子里。现在他们希望我给他们设计一个在小溪两边的,大家可在一起生活和成长的归属空间。我感觉是给那群小孩的房子,就生出了灵感。我给他们设计了两栋木楼,一栋给男孩住,另一栋给女孩住,中间一桌适合社交的风雨桥。两栋木楼往桥的两面全是玻璃,往外的两面全是墙壁。房子中间有凹进去的石头坑,加一个铁炉。像他们那么有钱的人,我不喜欢,因为钱能控制我们。其实受控制只是因为我们给予它的能量。如果不追求它,它也只是一张废纸,一个数字而已。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人生的目标,也可以把它当成工具而已。但因为我已经知道需要先创造再摧毁,内在的摧毁,所以我就乐意帮忙。

我不知道我落在这里是不是孩子们的岛。这个也不重要,因为我已经发现:孩子们和解药不是外在找到的,而是内在的。我内在找到了他们那种状态,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之前因为害怕被关注,因为感到有什么不对,我就封闭了自己,无法给身边的朋友任何能量。其实,别人怎么看我,那是别人的事。我拒绝了人生,那才是我的事。我已经知道,机会不会再来。如果不是在它出现的时候直接去做,越往后也就越不可能,因为已经找不到当初的状态。后边这都变成再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所以,我就努力地打开自己,尝试与大家一起重建自己的家乡,而这也就是打开和支持内在的一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