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与接受:

被拉出来
面对恐惧
把自己交出去
就是朋友
在思维中失踪
未知的光
成为自然
经历是治疗
挑战失败
生病
走不下去
清空和灵感
造船
小孩的能量
想成为自己
转折与冥想
解药
归属
系统的引诱
接受和放下

一次自然活动: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解药

 

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我们后来就坐在了礁石上,听着船被浪和礁石摧毁的过程。抓不住就放它走吧,也许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我不会责怪朋友把船搞翻了。因为任何事情都需要我们创造了它之后又能摧毁它,包括我们建立逻辑思维的框架。我突然发现:解药不是在外面去找的,其实,解药就一直在我们的心里,只是我没有时间去发现而已。之前我一直盲目地跑,想多经历一些事情。只要停止盲目去追求,解药就在那,就像某种兴趣爱好一样存在。一切都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心才发现另一个更真实世界的存在。而要停下来的这一切并不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

天开始亮了,风这时消失了,只有浪仍然滚动。这时我发现我的两个朋友已经不在这里。好像除了我内在发生了事情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我慢慢地上去,边想边往山上走:他们不仅不属于他们的父母,也不属于我。他们这段使命已经完成了,或者说之前这种方式是完成不了的。我还活着,我的使命还没完成。到了山顶我不再想,只感到地球在拥抱我,地球成为我。只有整体,没有个体。

两个兄弟需要走自己的路,这本来与我无关。假如我错怪他们,这才变成跟我有关的。其实,那些讲我的视频也一样,本来与我无关,只与制作者的喜爱和想法有关。他们编故事仅仅借用了我的头像而已。如果我错怪他们或者害怕,我这种反应才是我跟视频产生了关系。能放两个兄弟走,能走下一步,脱离困惑,那是因为我不再想它,不再与它过不去,不再卡住在重复中。在继续走的人生路上,记忆只会成为累赘。

之前,我尝试用外在的船去逃脱。但实际上,通过外在的做法每次都会增加难度,越来越不可能。最后留下的只有内在的了。内在的自由意味着我要接受外在的后果。没有了船,估计也不允许我再次出海。就在我失去了外在、获得了内在解药的时候,有一群人走过来并发现了我,说要设计一个房子在这里,又没有灵感。可能是我没有了目标的心才让我能够落难在这里。反正我现在什么别的机会也都没有了,空空地,只好把自己交给这件新事情吧。只要我不再想过去,新的一个梦就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