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与接受:

被拉出来
面对恐惧
把自己交出去
就是朋友
在思维中失踪
未知的光
成为自然
经历是治疗
挑战失败
生病
走不下去
清空和灵感
造船
小孩的能量
想成为自己
转折与冥想
解药
归属
系统的引诱
接受和放下

一次自然活动: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生病

 

我一下子就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并进入了一种警觉状态:这些人怎么会相信自己可利用品牌系统做事呢?想要我成为里面的形象?这想象给我带来了好大的恐惧。我感到好像某种像水流一样的冲击力把我吸到一个超大的黑洞里去。我的偏头痛也一下子又发作了。偏头痛就是神经系统对外来刺激过于又强迫性的反应,它不仅让我头痛起来,还让我全身的各种器官抽筋而痛。我怎么又被拉回到这个状态呢?

不管是什么系统,虚拟的还是理念也好,只要我进入一个系统,我就是入了心理的“坑”,又走不出来。我想学会的还是如何走得出来。而且有那个形象存在的地方就容不下真实的我。建立组织达到影响力,还不如我一个人通过外在的行为达到内在的和平;成为有影响力的符号,还不如否认和拒绝自己的人生。我就想证明我不是他们所期待的那个人,变成无能给他们看。我刚刚跟这里的孩子找到了美好,为什么不能这样就满足?我又开始去分析,找理由,给自己设定原则,而这些都是让我无法行动、是让我生病的,因为这些都不允许我真实地存在。

在思考如何避开思考、在寻找规则不让自己参与定规则的工作时,我感觉到自己被那个冲击力拉进黑洞的力量越来越大,而我手里用来划竹筏的棍子也越来越重。我都快动不了了,离光越来越远。我只好拒绝了他们,而我这个态度在背后又引起了一批在说我怎么不敢当、被吓唬住了的传说。这次出来的各种视频又假装了我被处理,同时让其中被责怪的人群不得不给我定下原则。虽然这些事情,我在这个时候并不知道,但我对它的恐惧就让它发生。

过了几天想回到孩子们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不管我往哪里走,我离他们熟悉的地方就越来越远。是我自己已经退出了与他们的梦,或者是我已经找不到与他们共同的心理状态,都已经不是曾经的样子。甚至在我强烈盼望他们回来陪伴我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他们在前面害怕我而跑。越是我故意,越有目的的时候,就越会造成相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