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实小说: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想象带来恐惧

 

幸好我之前没有任何关于这次活动会是怎么样的想象,因为事实不如想象的时候会让我失望。我最喜欢那些傻傻的同伴,因为他们什么都容易接受不怕。有一次,教练让我黑夜一个人回到红树林那条河附近,去拿之前在那里丢的刀,来锻炼我的胆量。这次让我走的路需要我不断地爬那些红树林的根,从一棵树爬到另一棵树,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平衡。这时我发现,在害怕失去平衡的时候,我反而就失去平衡。但故意想让自己失去平衡、想让自己个傻瓜似的掉到淤泥里的时候,我反而摔不了。反正,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但到了天黑的时候,平时在泥里的毒蛇全都出来了,每三米一条蛇。我只敢在树根上走,又看不清楚,只有一点点的月光,有的东西只能摸得到。

尝试在有恐惧感的地方睡觉。可只要有一点点的关于我害怕的这件事情的想像,就会让我无法睡觉。在黑夜没有了分散我感官知觉注意力的印象,我的想就替代了外界的事实。结果,它好像是被心灵的真空反射了回来、像物品一样在欺负我,很痛。甚至,被我发出的定义和概念被反射回来也会切割得很痛。如果这时不想发疯,我就得放下所有的想。后来我在这个黑暗中发现,只要消除想,纯粹去感受一切的未知,我就获得一种我想把自己交给它的安稳和归属感。在回来的路上,我的身体都好像是被自然中的力量浮着、再也不会跌倒那种感觉。这就自然保护着我一样。

有的同伴们,不管是在泥水里、单独一个人行动、黑夜还是面对动物时,因为在克服各种恐惧上特别困难,就不容易睡。因为恐惧,他们会把一个不会伤害他们的昆虫弄死,让它经历恐惧。进入一个封闭的空间之后,他们还更是乱想这空间之外的事情。因为恐惧,他们会把别人当成有恶劣目标的人,去控制他们或者把他们杀掉。也因为对未知的恐惧,他们会消灭自然,把看不透的灌木丛灌木草变成能看透的沙漠。教练说,他们心里的恐惧感来自他们自己的想力和不安全感,因为无意识的想力跟做梦一样:我们怕什么,就出现什么,就好像它们被我们的想力而唤醒一样。这些被我们自己造出来的想像其实是害我们自己的。反而事情本身含有的思维,能够给我们带来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