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实小说: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绝望带来突破

 

在这次活动中,我重复地碰到了自己身体的底线,也重复地碰到“我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自己的家,我的归属好像不是在这里”这种感觉。每次最绝望的时候,我在另一种层次、领域或范围上遇到了自己的归属,也就是我与动物和植物共同的归属。不是它属于我,而是我属于它。我感觉到了,在这种精神的根源上,一切生命之中的力量也就是我自己之中的同一个力量。这种力量在形成一切。我也是其中一个分子,它们在我的身体和心里起着作用,包括动物界和植物界的力量,也包括一些没有以物质现象表露出来的力量。这就给我带来了安慰并成为了我的归属和依靠。

有一次做完事,我就到一条快入海的河段去玩,想不到河里怎么会有那么急的水流。到了入海口,浅水过了一个边就一下子下深海,而被冲出这个边,我就离岸边越来越远。可我还是没准备这么快结束自己的命。到我够绝望、放弃了生命的时候,我下面的海底就升上来了,而我在不超过膝盖的浅水里一直走到了岸边。因为时间太长,太累,我又生病了一天。这种绝望来自我们对精神归属的渴望。我们需要这种绝望,才能突破和超脱。只有故意造成的绝望是无效的。我们不需要达到什么,仅仅需要真实的绝望,需要放下,需要接受事实的样子。我们还需要让同伴们感动我们,也需要接受震撼,才有可能死者一样看待世界和人生。哭也是一种治疗。

只有超出了我们能所把握的范围、失去一切能占有的东西,只有我们外在的眼睛已经看不见的时候,我们内在的眼睛才会有光。加上一个需要我们放下所有想的任务,仍然保留开放性的意识,我们就可以成功地经过全部的考验。经过了之后,世界发展的需要就成了自己的生活道路,没有什么个人因素在影响自己的行为。以这种充满了感受的认识,我们就离开了我们六个星期的营地,又一次大家一起搭建了临时的桥,跨过河流,然后再也没有回到这里。虽然没有,但我们从这些经历其中找到的决定仍然引导了我们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