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与接受:

被拉出来
面对恐惧
把自己交出去
就是朋友
在思维中失踪
未知的光
成为自然
经历是治疗
挑战失败
生病
走不下去
清空和灵感
造船
小孩的能量
想成为自己
转折与冥想
解药
归属
系统的引诱
接受和放下

一次自然活动: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承受

 

在创作的过程中,有一天同伴们发现了我这个故事的来源,发现了故事里的这些角色都是他们自己。而因为自己的样子都是我一个人想的那个样子,他们就很不满意。这样怎么还能算是大家的创作呢?所以他们就要惩罚我,或者是我自己要的惩罚,我已经记不清楚。反正,大家把我埋起来,只给露出头部,然后就这样让我过一个晚上。教练让我先选择无法排汗水的热土,还是吸收掉身体热量的淤泥。我选了锡矿区留下的淤泥,而且有三个同伴选择陪伴我,一起承受这样一种惩罚。

一开始,我还欣赏全身感受平时只有嘴巴能感受的某种“口感”。可我真没想到,几个小时后来包容我的这种冷。而且在这种人为破坏过的地方,淤泥里出现了各种细菌和钻进皮肤的小虫子,使我全身都痒了起来。可最难受的不是这些,而是我内在对同伴们的那些看法通过船的故事全都表露了在同伴们的面前。不接受的时候,这种被看透的感觉比不穿衣服还要难受。幸好,淤泥里生活的群蛇已经接受了我的存在,就不过来袭击我。在这种无法动、无法反抗、好像永远结束不了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在我拒绝承受自己的时候,我就拒绝了事情背后的精神,不给它机会进入、并改变我。只靠自己自我弱小的力量,我无法超出自己个人有缺点的目的。接下来有一种不让我思考的杂音把我从自己的身体压了出去。这个梦太真实:可能我是想把握不可把握的事情,冒犯了某个领域。结果,某种力量就以灾害瘫痪人的效果向我报仇。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天上的一颗星,我才停止颤抖。

我的身体完全没有了感觉。同伴们把我挖了出来,可我仍然动不了,用了一天生病的时间才慢慢恢复。原来,第一个大考验是一种精神的“燃烧过程”。经过承受、失败等,我承受心灵的生活不被物质隐藏的状态,让我发挥对结果的信任和勇气。平时,我们最佩服的那个人也就是承受能力最强的那个,因为他能接受得那么自然,没有任何抱怨。他简单傻的心不会让身边的人累。不用比,怎样都行。陪我承受的同伴也就这样。虽然,我再也脱不掉了身上的那种痒,一直到活动结束、能拿到硫磺软膏药维持,但接受了承受这事情,却让我自豪、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