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实小说: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创作带来力量

 

我很喜欢从自然受到引导的同伴们。被自然而引导,这是农村人的美好天赋。可教练说,这是一种被动的、寻找刺激的状态。在他们拿到手机的时候,他们会被这部手机而引导,没有仅靠自己去做事的能力。所以教练让我们先停止下来,然后要求我们:不要靠外力,不要仿造我们喜欢或想要的东西,要创造基于我们认识的一个作品。同伴们提了各种想法,有想造船的,也有想画画的。有一个说,他发现了我在洞里画的那个船的故事,建议我们把它做成我们大家的创作。假如今天引导我们做法的动机不同于昨天的,这种矛盾才会让我们的灵感萎缩。可它又真实不幻想,不过还不完美。别人又说,不完美就是美,因为差一点的地方就是它的可爱之处。在山洞里的当时,我就是内在里留下了一个什么想都没有的空间,创作内容就自己进来了。我们一起把它整理成有逻辑方向的就行。

因为我是故事的启蒙者,大家就让我来引导故事的含义,让别人负责故事的过程和表达。我们这几个星期就每天连续性创作了这个故事。而每天固定进行的这事情给我们带来了依靠,还有可接受一切的力量。本来也可以把它拍成微电影,但因为我们没有可拍摄的设备,手机也已经坏掉了,我们只是在我们篷子的柱子上慢慢地刻出了一个一个图案,把故事的经过都表现了出来。我们用自然染料填了色彩,还把故事里的一个捞鱼平台做成了小模型。由于自己与同伴们内在的就成了外在的表达,这不仅帮我们消化自己的过去,我们也觉得自己是归属它的。我们越,越有了力量,天天盼望着它形成。

可有一天,一个必然出来的想法破坏了我们的和谐。一个同伴先说出来我心里也同样存在的想法:“我们可以把这个在特殊条件下形成的作品给外面的人看。”这一下子就引起了大家的冲突:“会有兴趣的这些城市人,这些身体还活着但心里已经死了的人,他们只有策划项目的概念,他们会理解根据感受而形成的东西吗?他们会不会想把我们的故事当成资源,也策划成有宣传效果的项目呢?”大部分同伴们不愿意就这样把自己的灵魂卖成钱和影响力,不管我们会被现代城市人看成多落后思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