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实小说:

前言

出发

不带东西

住和吃

我们的教练

人为是不真实

放下把握和控制

想象带来恐惧

进入了他人

外在和内在的观察

经历

环境的影响

一个人听听

心理消化

睡觉也是消化

集体和单独

在山洞里

坚定和信任

寻找归属

创作带来力量

承受

非目的的行为

决心

绝望带来突破

后记

 

    工具手册:

设计野外活动

 

    寻找内在的自然

前言

设计野外活动,不是让学关于自然的知识,而是让自然本身来教育我们,治疗我们的心理,就是为了让参与者通过外在的经历找到内在精神的归属。这我们先要弄清楚,在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什么是人造的,什么是自然的。只要我们的身体与自然断开一分钟,比如断气,我们就活不下去。毕竟我们的身体也是自然之一,而我们的心理或精神也同样是分不开的。另外,这本手册不是想给我们一个标准,而是想帮我们自己去感受和发现各种做法的各种效果,让每一个人自己学会观察,学会设计自己的活动,也学会根据出现的情况随时改善活动设计。

让谁来组织?

组织者和参与者不必分得那么绝对。当组织者和教练应该是因为更成熟,经验更多,懂得判断风险,懂得照顾人和替人着想,对本地环境更熟悉或者心理的东西更丰富;不应该是别的原因。一个因为收了大家的钱而成为了组织者的教练成不了自然的权威。如果参与者把自己当成一个服从安排和享受服务的人,探险行动就起不来。所以,活动的行程应该是大家在某个引导之下一起来定的。这个引导比如可以是这本手册。我们不需要安排任何干部,不必做组织管理。

选择什么环境地点?

对寻找真实感的人来说,被人开发过的地方是最没有意思的,因为没有了自己去发现的空间。我们当然最喜欢没有受破坏的原始的自然。可这种地方已经不多了。如果选择一个人为改造过的地方,比如说一个农场,我们很难感受真实,也很难遇到一些让我们成长的事情。还不如我们选择有点原始,但也已经受到破坏的地方,让参与者又感受原始的生命力,又面对令人震撼的挑战,又有动手挽救的机会。这样才有了真实的效果。灾难到处都有,我们没有必要隐藏这个事实。不要怕脏,不要怕被人笑就行。

什么年龄合适?

9岁以下的孩子不适合这种野生风格的活动,因为9岁以下的孩子生活在想象中,也就是靠想象力来建造自己的世界。根据他们的这种天性需要的,是有人文的自然。可我们的活动设计,一是感受真实,二是通过个人小灾难来突破自己对万物的认识。感受真实就适合912岁以上的孩子和成人(12岁以下还是需要进出进出这种变换)。通过个人危机来突破自己,这需要到14岁以上才适合。未到14岁的话,这种接近绝望的经历会有反作用,会害人的心理发展。

人数限制多少?

比如有12个参与者和三、四个教练,如果都在一起活动,就会太影响他们的行动力。大家都需要等最慢的一个,个人能决定怎么走的机会很少,而每一个教练对那么多参与者的了解和责任链接也不够。而且,很多人在一起会使我们的注意力在团体上,不在环境那。不如让每一个教练只带三、四个参与者。我们可以让参与者自己选择一个教练,或者让同样性格的在同一个小组里。哪个教练属于哪几个参与者需要固定不变,是因为一起的探险会造成人与人的命运连接。白天小组分开行动,只有晚上文化部分才是大家一起的。

如何招生?

肯定不能说:招生越多越好。如果一个未成年的参与者自己是不想来的,只是被父母说服而来,他的参与不仅变成自己受罪,也成为伙伴们的累赘。参不参与,这应该是参与者自己决定的。所以在做宣传的时候,我们没有必要考虑买单家长的需求,仅仅考虑参与者自己,避免不喜欢野外的孩子被家长逼迫而心里抱怨。可以告诉家长的是:身体在安全封闭的空间里,我们的心理就会出现各种问题,身体也失去自理调整能力。只有不怕危险的时候,心理才获得健康。学会了一些安全行为之后,野外的危险也就没有城市里的多。

带什么装备?

带东西不仅很麻烦,不仅影响我们全心进入环境,带东西也会造成我们与环境之间有距离。把垃圾带出来也不如不带垃圾进去。不准参与者带东西是不容易被他们接受的。不如我们去的地方条件是带不了东西的。教练能给一个自由可羡慕的榜样。结束之前,我们也不需要带可换的衣服,但身上的衣服需要在湿了的情况下同样保暖,需要挡风、光滑不占东西、容易洗、容易干。带厚衣服当睡袋用。其它,我们可以用野外材料自己制造,顺便了解各种事物,提高自信心。可以带大家公用的工具、渔网、乐器或者播放音乐的设备。最糟糕的是参与者互相比个人装备。

有没有风险?

对心理来说,网络世界与山洞是一样危险的。我们都有可能出不来。自然环境本身会不断保证自己的平衡。只要我们属于它,它也会保证我们的安全,是因为我们的感觉、我们的意识都在它那里。假如我们想着别的事情,意识不在场,那样才很容易出事。比如我们迷在网络就会把自己与环境中的各种力量断开,无法互相地配合。也就因为这一点,我们不要让参与者做任何附加的思维。另外,接近死亡的经历会促进我们内在的成长。当然,教练需要随时保护参与者,不是以不让(除非是看不见的危险),而是以帮助和挽救。

怎么面对恐惧?

我们心里的恐惧对别的生命来说是一种危险。因为恐惧,我们会把一个不会伤害我们的昆虫冲下厕所,让它经历恐惧。因为恐惧,我们会把别人当成有恶劣目标的敌人,去控制他或者把他杀掉。也因为对未知的恐惧,我们会消灭自然。其实我们心里的恐惧感并不一定来自他,而往往来自我们自己的想象力和不安全感,也是因为缺少了归属。信任就是和平的根源。所以我们可以多在自然界里找一些朋友,跟动物、跟植物、跟自己的身体交朋友,互相靠得更近一些,从而获得对一切的放心。

要不要把握一切,

只有我们经历事情,才会发生改变。这样来说,意外也是自然需要。最能打动我们的不是人为的安排,而是来自自然环境的小灾难。我们会把它列为灾难,其实那也是自然过程之一。当然,我们不想人为造灾难,但任何意外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也当然,如果灾难太大,让人在心理消化不了,就会留下心理伤害。但只要我们经历的灾难是我们心里能消化的,它就是让我们成长的。前提当然是,我们有在心里消化的机会。假如我们经历了之后马上就以看信息、视频等内容塞满我们心里的空间,消化的过程也产生不了。

要不要多让动脑?

让参与者在行动前动脑,这不仅会破坏他们的行动力,也会让他们的行动基于一些不真实的想象,使得他们的判断会有误。更影响他们的安全是,如果他们总想用头脑来控制一切。这不仅是不可能的,这还会阻挡他们与自然合作的本能。实际上,在野外最能保护人的是人的本能,因为本能与自然环境是一体的。这个本能是通过重复的行动才能培养的,就像体育界里的球感一样。只有我们放下头脑的控制,保护我们的本能才能产生。所以我们要让参与者先行动,动脑是在过后可总结经验的事。但是要避免的是会造成危险的那种集体疯狂的气氛。

住怎么安排?

如果一次经历要产生心理成长的过程,我们就不要打断这个过程,就是说,不要从这个过程退出来,暂时不要离开产生过程的地方,最好也是在那里过夜。睡眠本身已足够是一个出来的状态。假如每次进入之后很快就回到一个宾馆,这种人造封闭的空间,参与者就总会觉得: “等一下他们会安排我回宾馆”,自己的心根本不在这个野外的事情和过程里。所以,可以睡觉在吊床里,或者在某个楼顶上也好,也可以自己建造一个营地,一个离地面有距离的平台,加一块天幕布。这都比帐篷好,因为对星空的感受也很重要。我们不需要把人与自然隔开的封闭空间。上厕所可以挖个坑,放两根木头,用叶子搽屁股。

吃怎么安排?

吃只是一个附加的必要,因为吃并不是一件在野外才能做的事情。它仅仅是生存需要,也是一件可以成为附加任务的事情,就是在野外找可吃的东西。但我们没有必要靠野外求生,更不能乱吃野生动物。让来自城市的青少年靠这个去生存也是不现实的。抓小溪里的螃蟹还可以,但不要用石灰、农药等灭亡工具,也一定要有人吃我们的猎物才打。仅仅为了打猎的乐趣会成为欺负人的第一步。这我们要避免。找一些野菜和野果是可以的,依靠我们从外面带过来的干粮都可以。只要不造成大量的塑料等人造垃圾就行。为了不让时间为吃而过去,也为了不给自己的身体带来太多影响活动的消化负担,一天吃一、两餐饭就可以了。

要不要求生?

如果让一个人去求生,那是可以的。但一群人就完全不一样。一群人,如果没有吃的东西,很快就会回到野人的行为。有一些人懂得找,另一些不会找。如果教练不是身体或精神特别强,先会有一些强者把教练干掉,过不久也会把弱者干掉。如果留下的人没有能力从活动中出来,就会互相斗阵,一直到只留下一个老大和他的手下维持。求生所带来的这种野人行为不是我们想要的。保证所有人温饱问题的人类文明是不能放下的。我们想提高的也不是竞争,而是对万物的感恩,替万物感受。但比较适合的,可以为大家做的事情是:寻找泉水,因为一旦发现,它的利益就是永久的。

每天的时间如何使用?

我们不需要定时间,因为这种计划不允许我们百分之百地投入进去,总让我们想着下一件事情。但是我们可以观察和遵守一些人与自然之间的心理规律。比如说傍晚,人很容易变得疯狂而造出对他人的危险,使我们晚上都消化不了白天的经历。这样,活动的作用也会成反的。所以在傍晚(晚霞的时候),大家尽可能单独过,天黑完了才聚在一起。这也不是说晚上不能行动,只是说晚上的行动与白天的需要是分开的。天黑完了之后,音乐能支持我们的感情,但不要是DJ那种麻木人的音乐。总的来说,在观察和感受的时候,人越少越好;在行动的时候,人越多越好。

如何引导?

在行动前的交代只会破坏参与者的行动力,在行动中的评价和反思更是这样的。给一个任务就够了。比如说,让参与者去考察一条小溪,让他们在水里往上走(往下走的话,水都是浑的)。但每天晚上天黑的时间很适合反思并增加一些文化给予温暖的事情。睡觉后但天亮之前的时间也很适合。可以做些白天经历的回忆,但不要讲自己或他人,更不要做评价,讲事件和下次怎么做得更好就好了。能帮助消化的是火,因为火在转换物质的同时会带我们把自己的经历转换成精神。最好是把白天的经历和感受编成一个故事,过后再次去那个地方的时候,可以把它拍成微电影。每次最后的一步也就是为第二天做出决定。

如何做决定?

安排职务或干部不合适,因为我们想培养的不是领导和服从能力,也不是人对人的,而是人对环境的。在不做管理的情况下,当然会出现各种冲突。有的参与者根据自己的习惯和想象会认为某些事情是必须的,而对另一些参与者来说,这事又啰嗦又多余。在野外,很多平时讲究的事情确实变得多余,没什么必须也是更好行动的。甚至,任何对别人、对结果的期待只会造成相反的作用。我们需要的不是成功,而是过程,是让人发生变化的经历。各种各样的方式都可以碰在一起,我们都要接纳,没有指定一个标准的必要。这当然在三、四个人的小组才好做。大家的创作、拍微电影等行动还是需要通过大家投票来做出决定并分配暂时的角色。

有什么任务能启发我们?

任务有两种。第一种是教练安排的,要单独完成的观察任务,第二种是大家自己找到的集体完成的行动任务。第一种任务是要超越对外界的观察,因为自然不仅在外在,也在我们的内在。所以这个任务要让参与者遇到绝望,在追求停止中观察自己。没有绝望,我们就无法放下思维,这种不断说服自己的行为。为了能无障碍地看到自己的真相,在自己的内在找到自然界的那些动力,我们少不了全面地绝望和突破的经历。适合让人绝望的任务比如有在黑夜、在山洞里、在找不回路或者在出不来的时候。接受这种任务的参与者,如果不够成熟,可能会疯掉而危险到自己,所以需要基于教练对他的了解才行。

做多少安排?

做太多的安排是不自然的。不仅环境需要自然,我们在参与者的内在里也要启发同样的自然。所以第二种任务,我们尽可能让参与者自己找,也不安排如何去完成。任务比如可以是建造一个基地,造一个小船(绿色的竹子水分太多)去找什么,可以是去救一个人、一群动物、一片森林,也可以是把自己的经历做成文化作品,比如一个故事,一部微电影等。但千万不要指定任何的结果,因为对结果的期待在打压创造的过程。总不配合或者去破坏的参与者,我们可以让他仅仅去做他自己能看得出来的、为了大家的生存所必须的事情,让他产生责任感。

怎样提高感觉?

平时,我们的注意力被各种印象分散而不深刻。如果要提高对环境的感觉,就要减少其他在刺激我们的印象,要停掉太突出的感觉器官,首先是视觉。这样,其他感觉自然就会加强。如果用布来蒙住眼睛,这个太假,不如我们天黑的时候行动,尽量不开电筒,不穿鞋子。或者考察一个山洞更好(顺着水流进有危险,不如对着水流进)。我们的听觉就会变得很敏感。为了让所感受到的事情变得更有意识,同时避免通过反思引起反感,我们可以让参与者把自己的经历和感受画出来,比如画一个像日记一样的地图,或者编一首歌也好。另一种方式就是故意进入一些受环境影响的情况。比如说在海边,不管是探险红树林还是珊瑚礁,高潮和低潮的感觉很不一样。我们可以低潮去,让高潮慢慢地包围我们,使得我们要等下一次低潮才能回去。

与动物怎么相处?

可以给参与者的一种任务是:寻找一个动物,跟随它,观察它,跟他学习某些技巧,也以互相帮助的方式跟它交朋友。还可以跟它一样不穿鞋子。为了提高感受,我们可以把它放在自己的身上。但不要忘记我们和它们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行为方式,动物不能。因为一个森林养活不了多少动物,白天寻找动物是不容易的。天黑的时候,它们不仅多点出来,也更愿意靠近人。比如夜晚观察海龟下蛋,我们需要隐藏得很好,到开始下蛋海龟入昏迷状态后才能开电筒。在自己没有需要的时候不要捕猎它。如果条件允许就天天跟它相见,看它每天在干嘛。

与植物怎么相处?

人为种的树不适合做这样的相处,因为他生长的地点、样子等因素都不是它自己选择的。相处原始森林的植物,我们首先能感受它选择的环境。如果他是在水里长的,我们就陪伴它进水里,如果它是晒太阳的,我们就陪伴它晒太阳。还有淋雨等各种经历,我们都能陪它一起感受。为了观察交朋友,我们还可以把晚上睡觉的吊床挂在它的树枝上。然后,我们再观察不同环境中的植物会发挥怎样不同的形状特点,使它能生存下去,还能给我们保护,挡雨挡太阳,给我们存水,给我们吃果实。一边在树上爬来爬去,一边吃这棵树的水果,感觉也很好。如果能在原始的和已被破坏的区域之间换来换去,这些感受会特别地强。

可做什么劳动?

我们可以做一些环保或救灾的事情,但这种行动最好是带有感受和乐趣的,因为其中的乐趣才让我们去做,其中的感觉才让我们有收获。为了感受和乐趣,这个救灾或环保劳动就需要让我们以全身进入,让我们放下所有想保留距离的担心。进入的越痛快和直接就越好,越容易。在接受各种劳动状况的过程中要丢掉的是面子,不能丢掉的是健康。这与酒文化是相反的。另外还能帮我们改变感觉和思维方式、从而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行为,是我们跟各种各样的民族文化群体可学习的。体会多一种思维做事的风格,我们就多了一个选择,能随时换自己看待事情的角度。

体育比赛怎么样?

男人需要挑战,才能感受自己。如果想开展比赛,像帆船比赛那种与自然打交道的体育比较适合,因为它是通过调整各种平衡来战胜自己恐惧感的。那是与自然联合来打,而不仅是正对对手的。比勇气,看谁敢进入某些难以承受的环境或事情也好。同时进去的人数越少就越有效,是因为不能靠来自集体的疯狂。攀岩这种不压对手的做法,或者身体与身体接触的比武也都好,毕竟我们的身体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所有的比法都有出现压人老大的风险。如果出现了,我们就需要一个比他更大的精神力量,让老大来照顾大家,为大家作风。如果没有,大家只能寻找新事情或领域,不给老大一个参与的机会。

如果下雨怎么办?

下雨是自然的一部分,是一定要感受的。淋雨感冒的可能比吹空调感冒的可能还要小。如果不是冷天气,也不是几天不停的那种雨,我们一定要感受淋雨、慢慢湿透的过程,也包括过后慢慢变干的过程。这当然会冷,但这种天气带来的冷没有人造的空调那么突然,所以我们的身体来得及做预防反应。只有,如果下那种几天不停的雨,我们才要躲雨,最好是在一个没有墙壁、只有顶的空间,然后可以烤火,造一些模型,比如房子或船的模型。但需要工具,比如刀、锯、胶水、绳子。

如何拍视频?

我们可以给每一次活动拍一部段纪录片。但记录很重要的是,拿摄像机的记录者要把自己当成不存在的。假如他把自己当成一个采访者,不断问被他记录的人问题,或者当场做旁白,这就太干扰和破坏参与者的心理状态。更糟糕的是,如果记录者要求参与者做什么表情。但如果是参与者自己想,可以让参与者自己表演一个情节,把它录进去。或者大家想创作一部微电影也好。拍微电影最大的风险是,如果有人期待大家配合他一个人的想法。主题需要经过大家的同意,细节可以顺其自然。拍视频还有一个好处:摄像机的存在不让我们变成被环境情绪而动、失去自控的野人。

教练如何去引导?

教练不是要面对参与者,而是像一个朋友一样陪伴和帮助参与者,与他一起去克服来自环境的挑战。如果人为设计的教育因素太多,这很容易让参与者对教练有意见。不如我们共同面对环境。环境对人不是故意的,所以参与者更容易接受它的挑战。反正,怪它也没有用。而且,真正能教育人的也不是方法,更不是我们能提的要求,而是我们自己作为一个怎么样的人,是我们能给别人的自己。所以,一个没有自我成长的教练还没有可交给参与者的自己。当然,没有通过承受来改善自己的青年,他们自私、不会替人或事去想,那是正常的。但这不适合作教练,因为参与者是信赖的。但适合的是年轻人的作风精神。

教练怎么做?

我们不能要求参与者做到我们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否则他们再也不会信任我们。任何打骂达到的服从只会让参与者想造反或者心封闭起来。另外,教练要作为一个真实的人,不要假装什么追求。第三,教练要作为一个自由清醒的人,不要依赖任何让人麻木的东西(酒、网络游戏等)。第四,教练不要调整那种集体疯狂的气氛,因为在这种气氛中,群体会变成野兽或怪物,会造成对个体的危险。集体的气氛需要珍重不一样的个体。假如教练使用本手册的起到内在作用的外在手段,但自己没有能力观察到参与者内在的需要和变化,这样会造成永久的内在缺陷。这些手段一定要根据自己的观察使用,不能照搬。

真实会不会太真?

只有真实的事情才有真实的作用。任何假设的因素都不会被参与者当真接受。假设的事情起到的作用只是假装的。所以,虚拟的游戏也不会有真正让人成长的作用。迷在虚拟世界,但想逃出来的人,他们需要一个在尽可能真实的环境中可战胜自己的机会。还有那些拒绝接受大人教育的青年,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比父母和老师更大的权威,也就是让他们面对小灾难的自然和通过面对能感悟到的在背后的精神归属。只要面对的危险和起到的用途是真实的,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的责任感也就会是真实的。

如果出现意外怎么办?

出现小意外是很自然的事情,自然也就属于活动之一。比如一个参与者受伤,这不是要隐藏的事,而是其他参与者可以帮忙救人、帮忙治疗、帮忙找草药和帮忙照顾同伴的机会。多好、多真实的机会。当然需要教练的引导。如果出现的意外需要我们改变原活动计划,这又是一个大家协商,寻找新办法的机会。改变计划的原因一定要让参与者知道,否则参与者觉得,教练不把他们当真实的参与者,只把他们当消费者看。改计划的决定只能是在场的人做的。不在场的人无法判断参与者的心理状况,所以不要干涉。这当然也意味着,在场的人负责。

 

本手册的PDF电子书也可以在上面下载。